當前位置: 女排世俱杯2018 > 大冰作品集 > 小孩 > 妹妹(9-13)

瓒崇悆涓栦勘鏉腑鍥?: 妹妹(9-13)

女排世俱杯2018 www.qovdr.com (九)

櫻桃也曾讓我驚慌失措過。

她當了一年多管家時的事情了吧,有人撥來視頻電話嚇唬我:

你家櫻桃要跳樓了!還抱著農藥呢!

我快被嚇死了,屏幕里她像只大貓一樣蹲在小屋的屋頂上,手托著腦袋,表情肅穆目光凝重,懷里抱著個大塑料瓶……那么大一瓶,不被藥死也會撐死,這可能行?!

看她那專注出神的模樣,應該還沒決定是喝藥還是跳樓。

雖說小屋只有兩層高,但如果大頭朝下扎猛子的話,腦袋還是會裂開的,我哆嗦著手指打她的電話嘗試挽救她的人生,到底出啥事兒了這是,把人家孩子給逼上了屋頂……

她說喂,啥事兒啊哥?

我說:啥事兒你不知道嗎?趕緊給我下來!

她說現在還不到時候,快了。

……快了一詞令人差點失禁,不敢去暢想她究竟會以何種方式下來。

櫻桃那天修好了小屋的屋頂,原來她抱著的那瓶是堵漏王,不是敵敵畏。連續六年的漏雨后,小屋里終于告別了那獨特的自然景觀,沒再長過蘑菇和苔蘚,來客們也終于不用聽歌時撐著傘,是為一憾。

我狠狠譴責了全體人員,居然讓一個小姑娘去上房補瓦?脖子摔進腔子里怎么辦?一幫大老爺們兒袖手旁觀丟不丟臉!

大家都蠻委屈,居小四說沒爬上去,爬了一半出溜了下來。楚狐說爬上去了不知該怎么干,瞪著眼睛看了半天沒找到漏點。阿哲說一堆人里只有櫻桃有經驗,她壘過雞窩砌過豬圈,爬起房子來也是噌噌的,大松鼠一般。

陳碩子感慨:啊呀櫻桃姐簡直什么活兒都會干。

謠牙子說對對對,她干活兒的時候簡直是這條街上最靚的仔。

櫻桃那時制定了每月大掃除的規矩,擦玻璃洗墻刷地板,粉紅色小圍裙一人一件。

180斤的居小四穿上去像只少女靠枕,1米82的楚狐穿上去像條閨房窗簾,阿哲早先是個本本分分的石油工人,穿上那胸口有小熊圖案的粉紅色圍裙后立馬像個跳宅舞的二次元……

我期待著他們起義造反,結果沒有。

歌手們哪個都比櫻桃高一頭,但皆對她服服帖帖,讓穿就穿,讓著她。

圍裙全部均碼全部女款,10塊錢一件從地攤上買來,她自己也穿,套在紅毛衣外面,像顆大冬棗,一干人等在這顆胖冬棗的帶領下大呼小叫熱火朝天。

話說微博上有他們的合影留念。(參見@大冰的小屋-麗江分舵2017年1月11日的微博。)

話說那粉紅小圍裙,櫻桃給我也留了一件,說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的。確實整齊,而且心齊,為此鬧了不少笑話。

居小四說,夏初的時候,櫻桃在門口大叫大喊,什么我的媽呀我的天。

他以為有醉鬼鬧事,櫻桃挨揍了,協同阿哲、楚狐、白瑪列珠一起沖了出來?;に?,掄著酒瓶揮舞著吉他,結果嚇得一個小伙子連滾帶爬地跑了,手里還抓著一把玫瑰花。

那人是個游客,悄悄暗戀上了櫻桃,來送花的,加表白。

結果最后是花也沒收到,人也嚇跑了,再也沒出現。

白瑪說,櫻桃后來專門買了個口紅涂嘴唇,還把頭發給燙了,左等右等沒再等來,她惆悵了很長時間。唉,好不容易天上掉下個男朋友,連模樣都沒看清楚就被嚇跑了。

為了安慰她,并致以深切的歉意,小屋里全體男生決定彌補她,集資送她一大捧花。

可她不要,說花不實惠,還不如買捆菜呢。

……然后他們買了一捆油麥菜,還有黃瓜。

然后他們咯吱咯吱地把那捆油麥菜給吃了。(見@大冰的小屋-麗江分舵2018年6月12日的微博。)

除了一起吃過菜,他們還一起捐過款。

小屋各分舵都有各自的公益項目,例如麗江分舵每月盈余里有一部分是要匯往玉樹的。

玉樹有個陳心梅老師,是我非常尊重和敬仰的人,那是個菩薩,若干年來背井離鄉扎根高原助老助學,救助了無數個孩子。

小屋有幸跟著陳老師做了一點工作,小小地幫扶了其中一些孩子。

本來這筆錢從小屋公賬走就好,可公賬之外,好幾個歌手都單獨拿出自己的工資,分別幫助了一個孩子,每月管那個孩子吃飯幫那個孩子充飯卡。

櫻桃也認領了,貌似就是她把歌手們組織起來的。

小屋歌手最大,薪酬高于管家,我告訴櫻桃免了吧,她那份算在公賬里了。她不肯,說家里人集體做的事兒,憑什么偏少了她?

她說她太知道輟學的滋味了,能少一個就少一個吧。

陳老師是個嚴謹認真的支教者,做事原則性極強,她把每個孩子的資料都給了過來,告訴我們可以聯系對接,定期檢查。

我們一次也沒聯系過,一來信任陳老師的錢款發放工作,二來櫻桃說得有道理,她和小屋的歌手們商量后,告訴我說:

哥,咱缺那聲謝謝嗎?咱別讓人家孩子覺得欠咱的行嗎?咱家這些人誰小時候過得好呢?現在長大了過得好了,幫幫那些過得不太好的孩子不是應該的嗎?

她說得很有道理,有些時候我挺愛聽她給出的意見。

或是因為出身背景的緣故,她總能考慮到一些別人考慮不到的問題,總是設身處地的。

這幾年我給新疆喀什幾個小學的孩子們供冬衣,款項部分來自我的稿費,部分來自小屋的收入。選衣服時總會有些分歧,我看中的櫻桃通通看不上,她說查了天氣預報,那邊風大,哥你選的這些羽絨服都沒包住腚,不壓風,會凍腿的。

她說,款式也太多了,素的素來花的花,孩子們會有比較,會讓一部分孩子心里難過的。她說她小時候老穿舊衣服,因為衣服上沒有卡通圖案,總覺得低人一頭,怯于和同學們一起玩?!?/p>

后來采納了櫻桃的意見,款式全部統一,只選了四個顏色,男孩黑色藍色女孩紅色粉紅,都是按著歲數選的合體的尺碼。

因為櫻桃說,雖然孩子們長得快,但不能故意給人家買大一碼的,穿上后咣里咣當會躥風,不暖和的……而且咱每年都會送新的不是嗎?

是呀是呀,你說得沒錯。

可為什么咱小屋做自己的工裝羽絨服時,你反而要了個XL碼呢?不嫌咣當嗎?

她嘎嘎笑,說哥你太久沒見我了,我最近激素吃得有點多,胖得可厲害了呢。

她打來了視頻電話,空空蕩蕩的病房里只有她一個人,她笑意盈盈地在病床上坐著。

臉都快胖成正圓的了,真成一顆櫻桃了。

她說:哥,楚狐的媽媽見天給我送好吃的,把我照顧得可好了呢。

她說:哥,王大夫說了,大年三十那天就能拿到最終的檢查結果,應該沒啥事兒的。

她說:哥,我真想你們呀,想老兵爸爸,想小四哥……你們吃年夜飯的時候,也給我留雙筷子好不好,給我空個座……

我說好,那是肯定的,還有年終獎和壓歲錢呢,都給你留著。

櫻桃櫻桃,你別哭了。

2018年的春節,櫻桃不在小屋,她在哈爾濱,就診于黑龍江省醫院。

除夕那天的年夜飯時,我給她打視頻電話,她沒接。

她只回了一條帶笑臉符號的微信:

哥哥新年快樂,大家新年快樂。

(十)

櫻桃是2017年時病的,起初的癥狀是失聰。

那時我遠在歐洲,居小四急三火四地通知我說:櫻桃她聽不見了!

一旁的櫻桃搶過電話:沒事兒的哥,我只有一只耳朵聽不見了,你別急哈……

怎么可能不急,尤其是得知她耳朵壞了快一個星期才肯說出來,不知道這孩子是在拖延什么,是以為這么嚴重的情況休息兩天就能好起來?還是害怕看病花錢?!

當即命令她立刻啟程馬上去看病,找最好的醫院,小屋出錢。

她在那頭明顯地猶豫,說她需要安排安排,不然就這么走了,小屋怎么辦……

不用我罵她,居小四替我罵了她:

傻嗎你!你要是真聾了小屋怎么辦!

櫻桃沒去北上廣,去的是湖南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

檢查結果是神經性耳聾,且已耽擱了最佳治療時間,醫生說發病的誘因很多,但與她多年來的操勞生活脫不了關系,屬積勞成疾,按照目前的病況,不敢確保能恢復聽力。

不能確保那就換個能確保的!我讓她換醫院,上海不行就北京,她和我解釋了半天,說真不是為了省錢,人家這個醫院的費用本來就是那么便宜,醫生對她也很好很耐心。

又說小屋之前的書店義工小吳在長沙,小吳給聯系的,有自己人在,也就感覺不像是在外地。

她在電話那頭嘆氣,說可能要住院一兩個月,小屋的太多事兒都沒交接清晰,門鎖壞了還沒換,酒水儲備也不夠了還沒來得及進,老兵爸爸沒了人管肯定又開始喝酒……

她說,閑下來的感覺真奇怪,心里面別別扭扭的……

我在電話這頭算了算,她從15歲起上班,勞碌奔波了這么多年,這次住院,算是第一次完整的休息。

她住院的第一個月和我急過一次,情緒激動地問為什么她這個月只上了4天班卻領到了全額月薪。我告訴她病假帶薪是小屋慣例,她依舊不服氣,說已經拿了醫藥費了還要拿薪水她心里有愧,覺得對不起那些正在上班的小屋兄弟。

我只告訴她一句話:如果病的是小四、阿哲、白瑪、楚狐……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你愿不愿意讓他們病假帶薪?

她說愿意,過了一會兒,她說她現在能做的是趕緊好起來,爭取少拖累大家一點。

櫻桃出院時沒和我打招呼,那是兩個月之后的事情,她回到了麗江才告訴我她已經恢復了百分之二十的聽力。我讓她滾回醫院去,她說是醫生允許的,給她開了很多藥,又說她太想回來了,再多一天也等不起。

起初不讓她上班,后來拗不過她,歌手們自己調整了排班,不允許她上夜班,只讓她黃昏前后那兩個小時來待一待。月底時工資表發過來,我發現她這個管賬的人把自己的月薪減去了3000元,勻在了其他人的薪水里面。

她說:哥,按照這個月的考勤,我就是應該這么多錢。

我請她閉嘴,請她讓那個叫考勤的東西趕緊滾蛋。

她就喊:哥,你這么沒規矩地瞎搞亂來,小屋還怎么好好地開?!

多新鮮??!居然還教育起來我該怎么開店?也不算算我比你多吃多少米多吃多少鹽。

不好意思,我老,請尊老,我說了算。

此后的好幾個月里,每月工資表發來的那天,都要和她糾纏半天,煩壞了我了,干脆所有人集體加薪,這樣等于保持了她原來的薪水不變。

于是我更煩了,她依舊找碴兒,跑來質問我:這么個發錢法,那房租怎么辦?

離交房租不是還有好幾個月嗎!

你別BB了你饒了我行嗎我的小姑奶奶……

然后她就饒了我了。

臘月里的一天,小屋里的人告訴我,櫻桃病情復發了。

這次很嚴重,不僅聽不見,且頭疼欲裂。

(十一)

2018年的春節,櫻桃在哈爾濱,就診于黑龍江省醫院。

她說這次病得好像有點厲害,所以忽然特別想回老家那邊去看病,不知為什么,就是想回去看看那邊的雪。

那邊正在下雪呢,好大的雪,她童年時的那種雪。

一定很冷吧,若干年來為了逃避那刻骨的冰涼而一路向南,如今能否抵御得了那些寒冷呢?

視頻電話中,空空蕩蕩的病房里只有她一個人,她笑意盈盈地在病床上坐著。

她說:你們吃年夜飯的時候,也給我留雙筷子好不好,給我空個座。哥,她說,我想你們了……

我們也想你呀櫻桃,你不在,我們都覺得空落落的。

我給你留了壓歲錢老兵給你留了好吃的小四他們把你房間打掃干凈了穿著你買的粉紅圍裙……

櫻桃櫻桃,大過年的可不興哭,快憋回去吧。

除夕那天的年夜飯時,我給櫻桃打了視頻電話,沒接。

她只回了一條帶笑臉符號的微信:

哥哥新年快樂,大家新年快樂。

我回復信息問她檢查結果出來了嗎?

良久之后她才回復,依舊帶著笑臉符號,說放心啦,結果挺好的,沒事兒了沒事兒了,她很快就會回家。

由遠及近有爆竹聲響起,最后一鍋餃子即將出鍋,有人相擁,有人比肩而歌,那些像她一樣的孩子哭著笑著,新舊交替前的最后一刻。

每年除夕夜的這一刻,都會想起一些與除夕有關的人,離去的,失散的,杳無音信的,已然走遠的,倒計時的每一秒浮現一張面孔,雜草敏,妮可,卉姑娘,小廚子……那數字卻是不夠用的。

我完全沒有想到,櫻桃也將成為其中的一個。

我并不知道,櫻桃那時剛剛做好了決定,準備告別小屋了。

(十二)

正月十五后櫻桃回到云南。

我逗她,故意站上門檻掏出煙,她沒搶沒奪,定定地看了我一眼,道:

哥,別抽了……

這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元氣滿滿的櫻桃,發生什么了?

我問她住院觀察后的結果到底是什么,她說沒事兒,真的沒事兒,雖然暫時還是聽不見,但調養調養就好了,不然醫生能讓她回來嗎?

我盯著她看,她坦坦蕩蕩地回看著我,說:咋了?

她的表情正常得極其不正常,我不明白她是咋了。

此后一兩個月的時間里,很多人發現了她的異樣。

據老兵說,她變得特別害怕一個人待著,黃昏后大家把她攆回去,她總是偷偷地摸回來,要么去老兵火塘陪老兵坐著,要么在小屋旁邊獨自待著。

老兵有點傷心,說櫻桃忽然就跟他不是那么親了,開始不怎么喊他爸爸。

他問我是不是他喝酒的事兒被櫻桃知道了?

我的心不停地往下沉,想了一下后告訴他說,是的。

傳來的消息里,聽說她忽然開始喜歡聽歌,悄悄躲在一個角落聽歌手們唱。

她只有一只耳朵能聽見,頭是側著的,一首接一首地跟著哼,默記似的,好像要把每個人的每首歌都學會了背熟了,那認真的模樣,真不知是想干什么。

聽說她給大家一包又一包地買喉寶買慢嚴舒檸,動不動就做飯給大家吃,還幫忙洗衣服……立了許多新規矩,逮著空就挨個說,讓大家任何情況下別和人起沖突,別和任何醉鬼打架,別給了別人黑小屋的把柄,別這個別那個……

因聽力衰退的緣故,她常說著說著就變成了自說自話,聽不見對方的回應,嘮叨而絮叨,幾乎是有點煩人了。

小五也是她那時候招募進小屋麗江分舵的。

她和我說了理由,說小五是西北人,是小屋的???,有點窮,酒水消費不起,每天蹲在小屋門前就著白水吃白餅,吃完了進小屋坐著聽歌,常常從開門坐到打烊,經常幫忙搬搬酒水干干活——沒想到的是,他臨回西北前偷偷掃了二維碼,付了好幾百塊錢。

櫻桃追著退錢給他,他說自己每天都白占了一個座位,而且歌手的演唱是在勞動,他不能白聽歌……

櫻桃說:哥,挺踏實的一個兄弟,留下他吧,我能做的他都能做,他肯定做得會比我好。

我說行,答應了她。

隨即出現了一會兒沉默,她不掛電話我也不掛,都不再說話,就那么等著。

我知道她想說什么,我等著,從回來那天起就發現不對了,她掩飾得再好,又豈是個心里能藏得住事兒的孩子。

…………

看來,找到了新的接替人,也就完成了離開前最后要完成的事情了,是吧。

疏遠老兵,是為了讓他回頭少一點難過是吧。

把大家的歌都記住,是為了將來能更好地去回憶是吧。

和大家嘮叨了那么多叮囑了那么多,是不是終究還是放心不下?

既然這么舍不得,既然還有這么多牽掛,為什么非走不可呢?真的不要我們了?

小屋來去自由,真要走,我不攔著。

可是你要去哪兒?繼續一路向南嗎?會過得好嗎?

櫻桃,既然還有猶豫,就先不要輕易做決定,好嗎?

她終于開了口,說她不猶豫了,想好了。

她說:哥,其實我已經很知足了。

她說:哥,讓我走吧,我現在不走的話……將來你也會不要我的。

櫻桃,先不忙掛電話。

病情其實并未好轉是吧?

醫生是不是告訴你不能上班了讓你停了工作趕緊休假?

需要休息多久?三個月、半年、一年?不論休假多久都行!你忘了嗎,小屋也是你的啊。

櫻桃櫻桃,這次沒治好耳朵沒關系咱們可以接著再治??!

一個醫院不行就換一個,再貴的人工耳蝸也不怕,我不是還有稿費嗎,我們不是還有小屋嗎!9個分舵80多號人馬怎么就托不住你一個呢?咱們是一家人??!

總而言之不許走!敢走我就打死你,聽見了嗎!

我喊她:喂,你說話!再不說話我罵街了??!

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哥,你懂什么啊,我已經是個累贅了,我不能拖累大家。

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邊哭邊說:

我腦袋里面長了個瘤子,醫生不給切,說切了還會長新的,讓我先回來等著……

她哭著喊:我都已經這樣了以后也夠嗆好了,別再操心我了就讓我走吧!

她說不要管她去哪兒,她去哪兒都行。

她哭得那么傷心,仿佛所有的委屈都傾灑在那一刻,從小到大的。

都說命運促狹,可她才過了幾天好日子呢,何苦如此折騰一個她那樣的孩子?

……那個獨自坐在田埂邊用吐沫清理螞蟥的孩子,那個獨自站在黃豆地里踢老鼠的孩子,那個獨自待在苞米地里拔草的沒有鋤頭高的孩子,那個獨自蹲在冬夜里緊握著小手電的孩子,那個被窩里抱著小豬獨自流淚的孩子。

那個初中輟學被逼相親被迫離家出走被調戲被踢打被欺辱被欠薪被瞧不起的孩子。

那個丟完一顆榴梿后獨自一路向南的孩子……

那天我答應了她的請求。

好吧,櫻桃,那就走吧。

(十三)

細算算,櫻桃離開大冰的小屋麗江分舵,已有大半年了。

現在是2019年春,人間四月天。

此刻我坐在云南大理的家中寫下這篇文字,陽光停在指尖上,風吹花落,八重??巴?。

好漂亮的?;?。

都是別人家的。

反正別人家現在落英繽紛?;ㄒ∫?,我們家滿墻的土豆苗還有小青菜,鄉土而硬核。

……櫻桃種的。

為了種小青菜和土豆子,櫻桃把我的香檳玫瑰和紅羅莎莉薔薇全給拔了。

我今天早上進行了艱巨的說服工作,才打消了她要繼續種芹菜和韭菜的念頭。

她剛才還在和我叨叨來著:

哥你咋還急眼了呢?種啥不是種啊,花又不能吃還不如種點菜呢,再說土豆子也能開花哦,老好看了可帶勁了……

是的,櫻桃現在住我家,已有半年多了。

半年前我就把她從麗江小屋里給挾持綁架回來了。

半年前她說要離開小屋,要走,那就走嘛,搞得誰多想留著她似的……

小樣兒!你走一個試試??!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反正出了虎穴有狼窩,反正既然已經走到我家來了——不好意思,不住夠個十年八年的話是別(別,發四聲)想離開了。

櫻桃,這不僅僅是我的意思,也是大家的。

反正我們是賴上你了。

受小屋一干成員的委托,由我負責對你的看押監管。

看押期間的衣食醫藥及你未來嫁人的嫁妝,均由我負責。

但你每月的零花錢我是不出的,每月5000元起,由麗江分舵負責。

出于人道主義,放風時間也是有的,每年一次,由小屋各分舵不同人員陪同,只許往南去,必須出國,熱乎乎的一點都不凍人的各種東南亞島國……

請接受你的命運吧妹妹。

你早已踏上了這條不歸路。

從你進入小屋的那天起,從我們成為家人起的那一刻。

妹妹。

外面的世界忽風忽雨陰晴不定,一天比一天冷,一天比一天薄涼和凜冽。

既然已無法也無力去改變那個世界。

那我們就抱團取暖創造出一個自己的世界。

妹妹,外面再冷,小屋暖和。

          

小屋大理分舵·流浪歌手老謝《阿香火鍋店》

          

小屋江南分舵·葉子《城市的夢》

    

小屋西安分舵·李格《這兒》


[1]青島話:鼻涕。

[2]國際標準化組織。



女排世俱杯2018 ://www.qovdr.com/